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逸野原创

路上的修行

 
 
 

日志

 
 
关于我

高小莉,笔名逸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女摄影家协会会员,国际摄影协会会员,一级作家,多年从事专业创作。著有长篇小说《热血热泪热土》、《瞬间柔情》《永远的飘泊》等、散文集《野白菊》、《轻轻叩响你的心扉》、《为今天喝彩》、《快乐行走》、《那些沧海桑田的事》等13部。

网易考拉推荐

桐花祭  

2011-08-09 07:09:00|  分类: 朗诵音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桐花祭 - 逸野 - 逸野原创

你见过南方的四月雪吗?在我的家乡,在那连绵起伏的山岭间,生长着一种高大的乔木,阔叶子,小碎花,在每年的春天,闹闹腾腾地盛开,把个刚刚苏醒的春天的山野张扬得热闹非凡。可是,她的花期很短,几乎是在转眼之间,一场雨水过后,就纷纷扬扬飘落,飘落成漫天的飞雪。这,就是南方的四月雪了。

这种树叫做油桐树,油桐树开的花我们就叫做桐花。

油桐树的树干光溜、挺拔,或聚集一群,或傲然孑立,无论往哪一站,都鹤立鸡群。在其他的季节,人们不会太注意它的存在,因为在南方无边无际的葱茏中,她实在是平凡的。

只有当她的花季到来,才惹来无数惊艳的目光,和万千的宠爱和怜惜。其时,春雷刚刚碾过山梁,浓浓淡淡的雾气还在蒸腾,突然一日,雨停了,天开了,太阳湿漉漉地悬在了半空,人们才惊讶地发现,桐花开了!

好象是约好的,山岭上的桐花全都盛开,高高低低,深深浅浅,大片大片地,铺展在山谷,那壮观,用铺天盖地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洁白的,晶莹的,玲珑的,纯净的,一朵一朵的小碎花聚集一起,集结成一品一品的花束,隔远了看,只见一树雪白的桐花,树干和叶子,全都悄然隐退了。

自然界的鲜花或艳丽,或芬芳,以自己的颜色或味道,争得无限风光。惟独这桐花,既没有艳丽的颜色,也没有醉人的芳香,白得像一张纸,淡得像一滴水。这是自然之神的偏爱呢?还是不公?她怎么能在这缤纷的世界,如此地清淡?如此地落寞?看她那一身的素白,多像是身披婚纱的新娘!

桐花开的季节,我总是容易伤感的。我会在桐花深处流连,接一捧花雨,落两行清泪。桐花犹如女子,粲然绽放的美丽,只在回眸一笑的瞬间。在我还不懂离愁的年纪,我常常会把桐花盛了一篮,一路走,一路任凭桐花撒落,飘飞如雪。

据老人们说,在以往的朝代,桐花开放的时候,客家人会举办盛大的祭奠活动,名为“桐花祭”。“桐花祭”我从来没见过,也就无从领略那是怎样的一个场面了。后来,偶然从资料里得知,现今在台湾的台中、桃源、新竹等地,依旧有“桐花祭”。不过,看那内容,已经是一种旅游项目了。

春雷响过,春雨淅淅沥沥地漫过,老家的桐花,可是已经开放?它依旧是寂寂地开在山野么?没有了我的怜惜,还会有谁,为它落泪和伤感呢?我知道,是不会有了。我还知道,桐花是依旧开放的,跟一百年前,没什么两样。生长在这个世界,就是为了那一季的灿烂。尽管,明知道风雨过后,所有的美丽终将零落成泥!

把美丽和洁白留在人间,即使只是瞬间的灿烂,也已经永生。

 

桐花祭(对诵版)

 

男:你见过南方的四月雪吗?在我的家乡,在那连绵起伏的山岭间,生长着一种高大的乔木,阔叶子,小碎花,在每年的春天,闹闹腾腾地盛开,把个刚刚苏醒的春天的山野张扬得热闹非凡。可是,她的花期很短,几乎是在转眼之间,一场雨水过后,就纷纷扬扬飘落,飘落成漫天的飞雪。这,就是南方的四月雪了。

女:这种树叫做油桐树,油桐树开的花我们就叫做桐花。

油桐树的树干光溜、挺拔,或聚集一群,或傲然孑立,无论往哪一站,都鹤立鸡群。在其他的季节,人们不会太注意它的存在,因为在南方无边无际的葱茏中,她实在是平凡的。

男:只有当她的花季到来,才惹来无数惊艳的目光,和万千的宠爱和怜惜。其时,春雷刚刚碾过山梁,浓浓淡淡的雾气还在蒸腾,突然一日,雨停了,天开了,太阳湿漉漉地悬在了半空,人们才惊讶地发现,桐花开了!

女:好象是约好的,山岭上的桐花全都盛开,高高低低,深深浅浅,大片大片地,铺展在山谷,那壮观,用铺天盖地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洁白的,晶莹的,玲珑的,纯净的,一朵一朵的小碎花聚集一起,集结成一品一品的花束,隔远了看,只见一树雪白的桐花,树干和叶子,全都悄然隐退了。

男:自然界的鲜花或艳丽,或芬芳,以自己的颜色或味道,争得无限风光。惟独这桐花,既没有艳丽的颜色,也没有醉人的芳香,白得像一张纸,淡得像一滴水。这是自然之神的偏爱呢?还是不公?她怎么能在这缤纷的世界,如此地清淡?如此地落寞?看她那一身的素白,多像是身披婚纱的新娘!

女:桐花开的季节,我总是容易伤感的。我会在桐花深处流连,接一捧花雨,落两行清泪。桐花犹如女子,粲然绽放的美丽,只在回眸一笑的瞬间。在我还不懂离愁的年纪,我常常会把桐花盛了一篮,一路走,一路任凭桐花撒落,飘飞如雪。

男:据老人们说,在以往的朝代,桐花开放的时候,客家人会举办盛大的祭奠活动,名为“桐花祭”。“桐花祭”我从来没见过,也就无从领略那是怎样的一个场面了。后来,偶然从资料里得知,现今在台湾的台中、桃源、新竹等地,依旧有“桐花祭”。不过,看那内容,已经是一种旅游项目了。

女:春雷响过,春雨淅淅沥沥地漫过,老家的桐花,可是已经开放?它依旧是寂寂地开在山野么?没有了我的怜惜,还会有谁,为它落泪和伤感呢?我知道,是不会有了。我还知道,桐花是依旧开放的,跟一百年前,没什么两样。生长在这个世界,就是为了那一季的灿烂。尽管,明知道风雨过后,所有的美丽终将零落成泥!

男:生长在这个世界,就是为了那一季的灿烂。尽管,明知道风雨过后,所有的美丽终将零落成泥!把美丽和洁白留在人间,即使只是瞬间的灿烂,也已经永生。

 

桐花祭 - 逸野 - 逸野原创

桐花祭 - 逸野 - 逸野原创

桐花祭 - 逸野 - 逸野原创

桐花祭 - 逸野 - 逸野原创
桐花祭 - 逸野 - 逸野原创

桐花祭 - 逸野 - 逸野原创

桐花祭 - 逸野 - 逸野原创

桐花祭 - 逸野 - 逸野原创

桐花祭 - 逸野 - 逸野原创

桐花祭 - 逸野 - 逸野原创

桐花祭 - 逸野 - 逸野原创

 

《桐花祭》朗诵:若兰 视频制作:逸野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