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逸野原创

路上的修行

 
 
 

日志

 
 
关于我

高小莉,笔名逸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女摄影家协会会员,国际摄影协会会员,一级作家,多年从事专业创作。著有长篇小说《热血热泪热土》、《瞬间柔情》《永远的飘泊》等、散文集《野白菊》、《轻轻叩响你的心扉》、《为今天喝彩》、《快乐行走》、《那些沧海桑田的事》等13部。

网易考拉推荐

路上的修行  

2010-04-15 19:39:00|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上的修行 - 逸野 - 逸野原创
 (丽江古城)

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擦肩而过的缘分。每个人都匆忙走着自己的路,从起点到终点,再从终点到起点,无休无止,直到生命最后一刻。人海苍茫,大路朝天,于千万人当中,于千万条路上,恰是那么巧,就在某一条路上,某一个落花时节,某个人迎面走来,相视一笑。

不期而遇是那么美丽的事情,让人无法不相信缘分的奇妙。行走的人,总是在路上,路上的人无数,可是能相视一笑的少之又少。行走就是一个过程,犹如人生,终点或许无法把握,但是过程可以自己决定。而怎样的过程,最终总会影响终点的结局,互为因果。

我享受过程,过程带给我惊喜,带给我意想不到的收获。在新疆伊犁那拉提草原,两个哈萨克少年与我素昧平生,起初,他们的眼神里充满了防备和不信任。我微笑着,在他们身边坐下来,让他们看我相机里的照片,教他们拍照,并把准备好的小礼物送给他们。他们的眼神慢慢柔和起来,脸上有了淳厚的笑意。他们汉语说不好,只是简单地说了几个单词。我告诉他们,我第一次来那拉提,那拉提草原真美,尤其是草原上的骏马,简直美极了。过了一会,其中一个少年说话了,他用生硬的汉语问我:“你,看过姑娘追吗?”我说没有。两个少年交换了一下眼神,迅速跑向他们的马,边跑边对我喊:“照相,我们姑娘追,你照相!”我还没有明白过来,两个少年已经翻身上马,一声吆喝,奔跑而去。哈萨克少年天生就是骑手,在宽广的草原上,在蓝天白云深处,为我举办了一场精彩绝伦的专场演出。结果,那年深秋的那拉提草原,成为我记忆中美丽无比的风景。

在呼伦贝尔, 1998年的草原深处,水草丰美,牛羊成群,远没有现在这么多旅游者。我一位在当地当边防军的朋友,叫上他的几个战友,开着吉普车,特意带我到很远的游牧点。一位新婚不久的新娘子热情地把我迎进了毡房,捧出浓香的奶疙瘩,端上热腾腾的奶茶,聊过一阵子后,她打开箱子,把她漂亮的嫁衣展示给我看。我惊喜莫名,对装饰了很多美丽花边的蒙古袍赞不绝口。她落落大方地笑着,说你要是喜欢,就穿上看看,拍个照留念。毡房的男主人放牧还没有归来,他的母亲唤来一只小羊,说是要杀了招待我。我当即懵了。杀羊待客是蒙古族最隆重的礼仪,可我一个远方的不速之客,哪里领受得起?何况,那小羊哞哞叫着,煞是惹人怜爱。当天虽然没有吃上手把羊肉,可是,蒙古族新娘子的美丽热情,直到今天,依然温暖着我。我永远记得,在我从毡房钻出来的刹那,眼前凌空飞架的彩虹,在无边无际的辽阔草原上,绚丽如童话。

在甘南草原,那个教我跳锅庄唱藏歌的藏族小伙子扎西,在日喀则,那个让我品尝糌粑酥油茶的女孩卓玛,在张家界,那个送给我樟木小板凳的不知名的守林人,在香格里拉,那个在我跌倒时扶我一把并带着我走了一程的牧人……许多许多,我也许记不住他们的名字,但是他们的古道热肠,他们的朴实微笑,成为我继续行走的力量和信心。

我经常会想起这些事,这些人,就像此刻,在丽江古城的四方街,坐在纳西族的老人中间,我的脑海里一幕幕闪现往日路上的风景。老人们每天聚集在这里,时间到了就开始跳舞。来往的游人很多,他们拿着照相机,站在老人们附近,等待时机拍照。我不等待,我直接向老人走去,一声恭敬的问候,几句家常话,很快认识并融洽。老人们很配合,并且加入的人越来越多,由着我怎么拍照都行。其他摄影者见状,纷纷围上来,抓紧时机拍照。一个西方游客给了我一个赞许的微笑,一个摄影发烧友问我:“你跟他们认识吗?你们好像很熟.。”我笑着回答:“刚认识的。”他感慨地说:“我早就想为他们拍照,但是,怕他们不愿意。”我说:“你为什么不过去问问呢?其实,他们都很好。” 跟以往一样,我总会记下他们的通讯地址,回去后给他们寄照片。我很看重诺言,尤其是路上邂逅的朋友,说过的话一定要兑现。

我习惯用一种简单的思维,喜欢把路上遇见的人都当成好人。即使是在一些口碑不怎么好的旅游点,我也愿意把每个人都看成是好人。这样做的结果是,路上行走了那么多年,遇见过那么多的人,还真没有碰见什么真正的坏人。也许是运气好,也许是怎么想就有怎么样的结果吧。我相信人心向善,你让他觉得自己是善人好人,他总是乐意朝这个方向努力的。如果你一开始把他当坏人,或者他真就成了坏人了。换位思考,人与人都心存戒备,都筑起一道围墙,说不准,在你怀疑他的同时,他也开始怀疑你了。

有一个叫《路过天堂》的故事:西藏老人阿姆丹在哲蚌寺里,推着转经轮,口里念着佛号,俨然已知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他决定带着爱犬再到草原散一次步。走着走着竟在他熟悉的草原上迷了路,走了一段路后,看见天光射下处有座大理石砌成的城堡,门前道路由金砖铺就。“请问,这是哪里?”阿姆丹问道。“天堂。”看门人回答。“那一定有水喝吧?我们走了很远的路。”“进来吧,我马上给你水。”看门人缓慢地推开大门。“我的朋友可以一起进来吗?”阿姆丹指着狗问。“对不起,我们这里不允许宠物进入。”阿姆丹沉默了一会儿,想到狗多年来的忠诚,不能就这样扔下牠。他谢过看门人,带着狗继续前进。

不久,阿姆丹看见一间破屋,里头还有个婆婆。“请问,妳这有水喝吗?”“那边有水龙头,你可以喝个痛快。”婆婆说。“我的朋友可以进去吗?”阿姆丹指着狗问。“欢迎你们喝!这里简陋却是天堂。”婆婆说。“不对呀?我们刚刚路过天堂。”阿姆丹说。“告诉你吧,那是地狱!”婆婆接着说:“他们先把关,替我们把那些为了私利而舍弃良心和原则的人都挑走了。”

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来处和去处往往无关紧要,而过程,却留在心底,一串串,一幕幕,成为生命的一部分。每一次远行都是一次修行,路上那些人,那些事,即使只是擦肩而过,也是五百年修来的缘分。

 路上的修行 - 逸野 - 逸野原创
( (丽江古城)
路上的修行 - 逸野 - 逸野原创   (丽江古城酒吧街)
路上的修行 - 逸野 - 逸野原创  
路上的修行 - 逸野 - 逸野原创   (四方街的纳西族老人)
路上的修行 - 逸野 - 逸野原创  
路上的修行 - 逸野 - 逸野原创 (跳舞的纳西族老人)
路上的修行 - 逸野 - 逸野原创 
 (丽江古城弹吉他的歌手)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