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逸野原创

路上的修行

 
 
 

日志

 
 
关于我

高小莉,笔名逸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女摄影家协会会员,国际摄影协会会员,一级作家,多年从事专业创作。著有长篇小说《热血热泪热土》、《瞬间柔情》《永远的飘泊》等、散文集《野白菊》、《轻轻叩响你的心扉》、《为今天喝彩》、《快乐行走》、《那些沧海桑田的事》等13部。

网易考拉推荐

在雪山下起舞  

2010-04-11 21:41:00|  分类: 行走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雪山下起舞 - 逸野 - 逸野原创

在雪山下起舞 - 逸野 - 逸野原创

在丽江的日子,向导给我推荐了一部片子《七天》,是一部藏地音乐风情片,记录了一个久居京城的女画家,为解脱红尘中种种的困苦迷茫,最终背离繁华,到藏地寻觅精神家园。片子的最后,活佛为女画家削发剃度,女画家一脸坚毅和决绝的神情。寺院外,陪同她到藏区的17岁的儿子蹲在地上,泣不成声。孝顺懂事的儿子只是陪母亲到藏区过藏历新年,让母亲开心,他完全没有想到,母亲竟然削发皈依,留在寺院。回程的路上,只有他一个人。神与人,母与子,佛性与人性,交织纠结,感人至深。不知不觉,我已经泪流满面。

流泪不仅仅是因为片子的真实故事,而是为自己。红尘万丈,悲欣交集,谁没有困苦迷茫呢?这次上高原,跟以往任何一次都不同,不是为了欣赏风景,而是跟那个女画家一样,为了寻觅一块净地,一个精神家园。没有人知道我此次的行走,也没有人了解我遭遇了人生最撕心裂肺的疼痛。我跟母亲说,我要去云南,单位组织的采风,几天就回来。母亲照例是叮嘱了再叮嘱,跟以往我每次远行一样。匆匆挂了电话,生怕痛哭失声。而我的眼泪,已经泛滥成河。

哪来那么多的眼泪?曾经以为,我已经足够坚强,不会再流泪了。可是,这个春天,我的眼泪跟潇潇春雨一样,无休无止。冷春里还有雪,有风,我犹如一个无家可归的弃儿,蜷缩在黑暗冰冷的角落,日日夜夜流泪,直到眼睛疼得再也睁不开。昏沉中,我反反复复做着相同的噩梦,惊醒时,浑身颤抖,世界彷佛冰窖般冷彻骨髓。

想到了死,想到了宗教,想到了生命的脆弱和世事的无常。可,内心里另外一个声音对我说,活着,一定要好好活着!以什么理由活着呢?有什么勇气活着呢?死很容易,而活着,是需要理由和勇气的。到高原去,雪山一定会给我理由和勇气的;到高原去,神灵一定会指引我,让我看见生命之光。

高原的阳光真好啊!蓝天悠悠,晴空万里。我在阳光下行走,去看盛开的苹果花、海棠花、桃花、油菜花,去看晨曦中飞鸟的翅膀,夕照里霞光的绚丽。在辽阔的旷野,我骑一匹枣红色的马,由着那马儿,放肆地在野地里奔跑撒野;在古城青石板铺就的地面上,我和纳西族的男女一起跳起古老的舞蹈。我忘却了那些困苦忧伤吗?我忘却了绝望的疼痛吗?我不能肯定。但可以肯定的是,我的眼泪不再流。因为,每天每天,无论我在做什么,无论我行走在哪条路上,只要我一抬头,都能看见玉龙雪山。雪山,就那样在我的视野之内,默默地、悲悯地注视着我。我相信,雪山洞察我的内心,了解我——以及跟我一样沉溺于万丈红尘的俗世男女的欢喜和哀愁。

原想在雪山下好好地诉说,痛快淋漓地恸哭一场的,可是没有,我什么也没有说,更没有哭泣。自从踏上高原,雪山就用一双慈悲智慧的眼睛看着我,像一位哲人,一个智者,一尊神灵。就在那双眼睛里,我窥见了自己灵魂的卑微,同时领悟了博大精深和自私浅薄的差别。在高原,在雪山,甚至不需要语言,人类的语言有时候就是人类自身的牢狱。仰视或者膜拜,沉默或者舞蹈,只要怀一颗虔诚的心,神灵已经洞察和领会。

我还没有达到那位女画家的境界,我明白我终将离开高原,踏上归途,重新开始红尘俗世的生活,开始悲欢离合的轮回。很想带一些什么回去,可是,有什么东西是我能带走的呢?雪山吗?骏马吗?鲜花吗?还有那纯净的蓝天,抚慰心灵的阳光,以及纳西人的歌唱和舞蹈,我能带走吗?当然是不能的!想这苍茫人世,纷繁万物,有什么东西你能够带走的呢?又有什么东西是真正属于你的呢?事实上,到了最后,你什么也带不走,什么也不属于你,无论你是谁。在丽江古城的一堵墙上,我看见了这样一句话:走到最后,没有谁是谁的谁!不由得会心一笑。佛家说:“人并不能真正的拥有任何事物,因此也不必放弃任何东西,只要把占有欲放下就行了”。

此时此刻,只有快乐是属于自己的。那么,就放下那些烦恼得失,放下那些悲喜爱恨,舞蹈,忘我地舞蹈吧!

出世或者入世,转身或者归去,其实,只在一念之间,一步之遥!

(点击图片可以查看大图)

在雪山下起舞 - 逸野 - 逸野原创

 

在雪山下起舞 - 逸野 - 逸野原创 

 

在雪山下起舞 - 逸野 - 逸野原创


在雪山下起舞 - 逸野 - 逸野原创  
在雪山下起舞 - 逸野 - 逸野原创  
在雪山下起舞 - 逸野 - 逸野原创  
在雪山下起舞 - 逸野 - 逸野原创  
在雪山下起舞 - 逸野 - 逸野原创  
在雪山下起舞 - 逸野 - 逸野原创  
在雪山下起舞 - 逸野 - 逸野原创  
在雪山下起舞 - 逸野 - 逸野原创  

在雪山下起舞 - 逸野 - 逸野原创 
在雪山下起舞 - 逸野 - 逸野原创  

在雪山下起舞 - 逸野 - 逸野原创


人像摄影:秦志峰(向导)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