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逸野原创

路上的修行

 
 
 

日志

 
 
关于我

高小莉,笔名逸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女摄影家协会会员,国际摄影协会会员,一级作家,多年从事专业创作。著有长篇小说《热血热泪热土》、《瞬间柔情》《永远的飘泊》等、散文集《野白菊》、《轻轻叩响你的心扉》、《为今天喝彩》、《快乐行走》、《那些沧海桑田的事》等13部。

网易考拉推荐

季节的风  

2008-09-18 07:29:00|  分类: 朗诵音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季节的风 - 逸野 - 逸野原创

偶然走过一片废墟,看那半截泥墙,几片残瓦,心里有阵阵的失落和惆怅。那是一个下午,斜晖脉脉,水声隐隐,衬托得废墟越发地沉寂和颓败。一大丛樱丹,擎着五彩的花朵,肆无忌惮地欢笑着,仿佛已经在那灿烂了几个朝代,全然不顾这个世界的沧海桑田。

我为什么惆怅?这片废墟跟我有联系吗?说实话,没有。这片废墟曾经有过怎样的繁华?住过什么人?有过什么故事?我无从了解。我在此刻感受到的,就是一份沉重。我想到了一个词:短暂。毫无疑问,在历史的光芒里,城市和村庄都是短暂的,犹如一个女子短暂的美丽一样。

坐在断墙上,对着樱丹花,我的意识有些迷幻。我联想到了一些历史,与我有关的,或是无关的;还回忆起了一些生命历程的片段,刺痛我的,或是感动我的。可是,当我企图梳理这些记忆时,却突然很困惑。潜意识里,我明白自己是有过不少的经历的。在这个世界行走了几十年的人,谁能没有经历呢?随着思维的越来越贫乏,我的大脑也越来越苍白。竟然,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我记不起来月光下的河流,是无声的呢?还是奔腾的?我记不起来樱丹是开放在春天?还是在冬天?我记不起来是否曾经爱过什么人?或者被什么人爱过?即使是我的父亲,我原本以为永远铭刻心中的父亲,他的容颜,也变得模糊不清。有一些伤口,有一些爱情,有一些怨恨,在当时以为是永远不会忘却的,但事过境迁,不知不觉中,一切都已经被时间这把锋利的刻刀重新塑造。

一阵风吹来,寒意袭人。看远方,太阳已经落山了。风把尘土扬起来,带往别处。这些尘土,原来可能是一块砖头,或是一片青瓦。就是这些季节的风,年年岁岁,改变了它们的形状,也改变了它们的命运。有谁知道,它们是再次变成一块砖头的一部分?还是随水东去呢?

人其实是最善变的。适者生存,这是大自然的法则。绝望的时候,选择忘却,可能是最好的方式。很多次,在绝望的挣扎中,我对自己说:“不想活了就了结自己。如果还想活,那么,就活好。”清醒了,再回头看去,变化的,又岂止是自己呢?差别只是在于,有的人真实,有的人虚伪罢了。

废墟有记忆吗?樱丹花有记忆吗?似乎有,又似乎没有。他们不需要表白或者争辩什么,他们只是沉默或者灿烂,就已经把最深刻的道理写在历史斑驳的墙头。犹如季节的风,悄无声息的滑过天空,滑过大地,滑过发梢,看上去没任何痕迹,但心里明了,一切,已经被改变。

季节的风 - 逸野 - 逸野原创季节的风 - 逸野 - 逸野原创季节的风 - 逸野 - 逸野原创季节的风 - 逸野 - 逸野原创季节的风 - 逸野 - 逸野原创季节的风 - 逸野 - 逸野原创季节的风 - 逸野 - 逸野原创
季节的风 - 逸野 - 逸野原创

季节的风 - 逸野 - 逸野原创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