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逸野原创

路上的修行

 
 
 

日志

 
 
关于我

高小莉,笔名逸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女摄影家协会会员,国际摄影协会会员,一级作家,多年从事专业创作。著有长篇小说《热血热泪热土》、《瞬间柔情》《永远的飘泊》等、散文集《野白菊》、《轻轻叩响你的心扉》、《为今天喝彩》、《快乐行走》、《那些沧海桑田的事》等13部。

网易考拉推荐

宁静的海(3)一个人的海  

2008-07-10 09:09:00|  分类: 行走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宁静的海(3)一个人的海 - 逸野 - 逸野原创

 

上午九点多,骄阳似火。

天是蓝的,蓝得深邃。有成片的云,白色的,凝在蓝天上。路是泥土路,红土,血一样触目惊心。沿着土路,我要去一个叫做龙门的地方,在儋州峨蔓镇。橡胶林,桉树林,茂盛在土坡上。树林之间平坦的空地是稻田,稻子熟了,黄澄澄的耀眼;斗笠压得很低、口罩捂得严实的耕作者在开镰收割。

一路走去,看见田里劳作的十有八九是女人。这么猛的太阳,这么累的活,男人哪去了呢?据说,当地的男人通常不下地,多重多苦的活都是女人干的。小镇街头、村头巷尾,男人们三五成群玩牌喝酒,司空见惯。以为男人懒,或是当地习惯,后来了解到,还有别的解释。男人是属于海的,晚上出海,白天在家歇着。女人忙地里,男人忙海里,各有分工。后来,海里的鱼少了,男人不用天天出海,但是已经习惯了,不下地也是常理。这个时段,正好是休渔期,渔船泊在港湾,渔网收在屋角,小岛偏远,外面的世界与这里无甚关联,男人们更是闲得郁闷,不喝酒不打牌,悠长酷热的夏日如何过呢?

“龙门激浪”是一处景点,我无意中从一本杂志上看到,就决意要去。既然是景点,想必是少不了人的。然而出人意料的是,那么一个海湾,那么一片蔚蓝的海,那么一处遗世独立的所在,竟然是空无一人!海边红色的土路是空的,高高的灯塔是空的,悠悠的蓝天是空的,辽阔无垠的海面是空的,搁浅在沙滩上老旧的小木船,也是空的。

踏着脚下的红土,小心穿过两边长满仙人掌的小径,我走向海边。那些仙人掌盛开着明黄的花朵,在阳光下灿烂地欢笑,与白色的浪花遥相呼应。风不大,浪却不小,层层叠叠前呼后拥而来。黑色的礁石守候在岸边,静静地等待着浪花,浪花义无反顾地扑上前,热烈地与礁石惊心一吻,然后羞怯怯退去。

沙滩散落着无数的“宝贝”:红色白色的珊瑚石、异彩纷呈的贝壳、形态各异的贝类化石,捡起,放下,再捡起,再放下……猪八戒抱西瓜一般,不知道该舍弃哪个。我当然明白,我是什么也带不走的,它们属于这片海滩,它们记录着海的故事。

走到那一头,停下来四顾,倏忽醒悟,这样的海这样的沙滩这样的浪花,原本就应该是空的,静的,远离红尘,唯有苍天大地海洋的默契,浪花礁石仙人掌的私语,原始,天然,这个一千年与逝去的无数个一千年没有什么两样。

时间犹如浪花,转瞬即逝;生命犹如水滴,片刻消融。我从一只贝壳里聆听海的声音,听见了某个诗人壮怀激烈的吟唱。突然就忧伤起来,思考起生存或者毁灭的命题,一念之间,就想闭了眼,融进那海里,从此做一尾自由自在的鱼。烈日当空,仙人掌黄色的花朵盛开,一个人的世界,一个人的海,忧伤或者快乐,歌唱或者恸哭,有何不可呢?!

 

宁静的海(3)一个人的海 - 逸野 - 逸野原创宁静的海(3)一个人的海 - 逸野 - 逸野原创宁静的海(3)一个人的海 - 逸野 - 逸野原创宁静的海(3)一个人的海 - 逸野 - 逸野原创宁静的海(3)一个人的海 - 逸野 - 逸野原创

宁静的海(3)一个人的海 - 逸野 - 逸野原创

宁静的海(3)一个人的海 - 逸野 - 逸野原创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