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逸野原创

路上的修行

 
 
 

日志

 
 
关于我

高小莉,笔名逸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女摄影家协会会员,国际摄影协会会员,一级作家,多年从事专业创作。著有长篇小说《热血热泪热土》、《瞬间柔情》《永远的飘泊》等、散文集《野白菊》、《轻轻叩响你的心扉》、《为今天喝彩》、《快乐行走》、《那些沧海桑田的事》等13部。

网易考拉推荐

苦楝花  

2008-05-07 09:43:00|  分类: 朗诵音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苦楝花 - 逸野 - 逸野原创

天还有些寒意,阳光散淡地洒落在村庄的四周。村头的池塘边,一棵花满枝头的苦楝树,那一树的繁花犹如昨晚刚刚飘落的新雪,在周遭绿色的背景中,显得突兀而忧伤。苦楝树下,瘦瘦小小的雁婆婆照例是拄一根木棍,佝偻着背站立成雕像。雁婆婆的目光越过村旁的小树林,越过远山,一直飘向遥远的远方。风轻轻地吹来,苦楝花雪花般飘落,洒落在雁婆婆的头上、身上,洒落在池塘的水面上。雁婆婆银白的头发和苦楝花融为一体,有着青丝白雪的淡淡的伤怀。

打从我很小的时候起,雁婆婆和苦楝花就是形影不离的。不知道是苦楝花陪伴着雁婆婆?还是雁婆婆陪伴着苦楝花?在每一个苦楝花开的季节,雁婆婆和苦楝花就构成了村庄最凄美的画面。有时是晴天,阳光暖暖地照着,雁婆婆黑色的衣装也生动明丽起来;有时是阴天,天边厚重的云朵堆积着,犹如雁婆婆脸上重重叠叠的岁月痕迹。苦楝花开了一年又一年,雁婆婆遥望了一季又一季,从第一朵花悄然开放的时候起,一直到苦楝花落尽最后一点残雪。雁婆婆站立的姿势永远不变,雁婆婆凝望的方向从未更改,就像那苦楝花,总是在每年的四月灿烂,然后在雨季来临的时候零落成泥。在雁婆婆目光所不能穿透的远方,一定有什么东西牵动着她的魂灵;在雁婆婆半个世纪的凝望中,一定有什么人驻扎在她内心的深处,带给她无穷的希冀和念想。

漫长的半个世纪啊!

雁婆婆的故事我很小就听说了,那是一个怎样催人泪下感人肺腑的故事啊!也是在那苦楝花下,恬静秀美的姑娘和村中最棒的小伙子相爱了。月圆之夜,他们坐在苦楝花下,海誓山盟,说不尽的温馨和幸福。

“雁妹,你看苦楝花开得多好多美呀,我要它见证,今生今世,你就是我的新娘,我永远的苦楝花!”

姑娘摘下一枝苦楝花,有些伤感地说:“山哥,苦楝花开的时间很短呀,我怕……”

山哥打断了姑娘的话。山哥说:“苦楝花开的时间虽然很短,可它开在我的心里,永远也不会凋谢”。姑娘甜蜜地依偎在山哥的怀里,用苦楝花遮住了娇羞的脸庞。又一个苦楝花开的日子,姑娘把长长的发辫盘起,成了新嫁娘。她的新郎,就是她深爱的小伙子山哥。梦想成真,多么甜蜜幸福的一对呀!

可是,可是……半个世纪以后,雁婆婆依然清晰地记得那天的情景。

半夜时分,村里的狗全都惊慌地吠起来,预示着一场灾难的降临。家门突然被破开了,几个凶神恶煞的大兵冲进屋里,强行拉起山哥,不由分说就要带走。山哥拼命地挣扎,却始终没有挣脱魔掌。

“雁妹——”门边,山哥回过头来,冲着吓呆了的新婚妻子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声。雁妹醒过来,向她的新郎扑去。

“你们要带他去哪?不要带走我的山哥!”大兵粗暴地把他们分开了,雁妹被重重地推倒在地。

一阵天旋地转过后,她听见远处山哥的声音:“雁妹,我会回来的!苦楝花开的时候!”

那声音回旋在夜空,回旋在雁妹的心里,整整半个世纪。有人说,山哥被抓了壮丁,到了海峡的那边,怕是永远也回不了家了;有人说,山哥在打仗的时候战死了,白骨早就散落在他乡。雁妹似乎是听见了,又似乎没听见,她只相信,她的山哥在远方的某个地方,终有一天会回到村里,回到她的身边。

苦楝花开了,又谢了。谢了,又开了。守着苦楝花的雁妹脚步越来越蹒跚,一头黑发慢慢地被岁月染成霜雪。可她依然守望着,期盼着,等待着,即使这样的守望期盼和等待遥遥无期!

我离开村庄那天是个雨天,也正是苦楝花灿烂的季节。村口,雁婆婆的身影让我的脚步沉重起来。我很想走过去,跟雁婆婆说些什么。可是,我能说什么呢?所有的语言在那个时候都显得那样的苍白。看着那一树缤纷,满目灿烂,我的心却异常地酸楚。循着雁婆婆的目光望去,我看见的是遥远的天边,天边漂移的云朵。

许多年许多年以后,我选择了一个苦楝花开的日子回到了故乡。村头池塘边上的苦楝树已经是苍老了,有一半已经枯死,那些没有生命的枯枝悲凉地向苍天伸出双手,似乎在呼号着什么。而另外一半依然是鲜活的蓬勃的,一串串的小碎花在蓝天下奔放。我搜寻着雁婆婆的身影,树下雁婆婆长年站立的地方却空空如也。我的心喀噔一声往下沉。这些年的奔走,经历了苦难、等待、绝望,也经历了爱情。然而,爱情的真正含义是什么?我追问了无数个日子,每个日子都想起了雁婆婆。乡亲告诉我,雁婆婆身体不好,不能长久站立,在苦楝树下的时候也少了。但雁婆婆固执,只要有一口气,只要能挪动,她就要往苦楝树下去——正是苦楝花盛开的季节呀!

黄昏,雁婆婆出现在苦楝花下。她不是一个人走的,有个女孩小心地搀扶着她。她的脚步颤巍巍的,柱着拐棍的手有些哆嗦。

在苦楝花下站定,她喃喃地说:“苦楝花,开了……山哥,你该回来了吧?你再不回来,我就等不着你了!山哥,你听见了吗?你回来呀……”

我的喉头被什么东西堵住了,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慢慢地走上前,扶住雁婆婆的手臂,顺着她的目光向远方望去。

雁婆婆感觉到了我,颤抖着声音说:“你是二妞呀?回来了……就好。你看,苦楝花开了。”

我哽咽着说:“是的,雁婆婆,苦楝花开了。”

雁婆婆一把握住我的手,急切地问:“今年的苦楝花开得好吗?多吗?”

我的大脑“嗡”的一声,心强烈地震颤起来。我转到雁婆婆的跟前,定定地看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睛……女孩说,雁婆婆的眼睛几年前就看不见了。我抬头看看枯死了一半的苦楝树,激动地对雁婆婆说:“是的,雁婆婆,今年的苦楝花开得很多,很好!”

雁婆婆就说:“哦,那山哥也该回来了。

苦楝花 - 逸野 - 逸野原创苦楝花 - 逸野 - 逸野原创苦楝花 - 逸野 - 逸野原创苦楝花 - 逸野 - 逸野原创苦楝花 - 逸野 - 逸野原创苦楝花 - 逸野 - 逸野原创苦楝花 - 逸野 - 逸野原创苦楝花 - 逸野 - 逸野原创

苦楝花 - 逸野 - 逸野原创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