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逸野原创

路上的修行

 
 
 

日志

 
 
关于我

高小莉,笔名逸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女摄影家协会会员,国际摄影协会会员,一级作家,多年从事专业创作。著有长篇小说《热血热泪热土》、《瞬间柔情》《永远的飘泊》等、散文集《野白菊》、《轻轻叩响你的心扉》、《为今天喝彩》、《快乐行走》、《那些沧海桑田的事》等13部。

网易考拉推荐

斜风细雨不须归  

2008-05-12 08:10:00|  分类: 朗诵音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斜风细雨不须归 - 逸野 - 逸野原创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很喜欢张志和的这一阕《渔歌子》,每每读来,脑子里闪过的就是一幅画。

画中的景色是春天的原野。那时节,风是轻软的,雨是飘忽的,柔柔的雾气浸漫开来,绿色也就铺天盖地地覆盖了整个世界。农人披着蓑衣,戴着斗笠,裤管卷起老高,或在田埂上无声地走,或在田头弯腰劳作。蓑衣是棕色的,大地是翠绿的,大大的斗笠又是那样的古朴,农人的身影便显得遥远,遥远在远古的某个时代。那个时代的人手举石斧石凿,身披蓑衣,在原野上健步如飞。一件蓑衣,轻易就穿越了历史,千年的风景恍如昨天。

老家人穿的蓑衣是用棕树衣编织的,一层一层地叠起来,用棕线密密实实地缝上。领口的地方滚边,伸出两条细细的棕绳,粗朴中显出精细。赶集的日子,编蓑衣的人就把蓑衣一串一串地拎出来,挂在集市的某面土墙上,或者一棵树上,那排列有序的蓑衣看上去很朴素和温暖。通常,编织蓑衣的人也编织斗笠,卖蓑衣的时候,叠得老高的斗笠就小山一样静默一旁。

大伯的形象总是和蓑衣连在一起。大伯穿的蓑衣宽大,老旧,有两处,还缝了补丁。春天第一场雨筛下,大伯就开始穿上蓑衣,在田间,在山上忙碌。他的双手从没空着,肩膀也总是负荷着什么,一副担子,一把锄头,一张犁耙。空歇时,大伯就蹲在田埂上,抽着烟叶,默默地看着前边。前边是绿色的田畴,秧苗,菜垄,还有涨满了水的小溪和水田。这些景物大伯看了一辈子,没什么新奇。可他依旧那样看着,不出一言。我走过去,在大伯的身边蹲下,看看大伯,又看看前边。我用手摸摸大伯的蓑衣,看水珠从蓑衣的边沿一颗一颗地落下,渗进土地。

桃花水涨的时候,我光着脚板,披着蓑衣,在田野上晃悠。有时,我牵着一头牛,看牛把沾满水珠的青草一口一口地啃下去;有时,我在菜地里拨草,跟蝌蚪或者青蚂蚱玩耍。雨大的时候,我缩在蓑衣里,让蓑衣为我抵挡风寒;雨停了,我把蓑衣摊开在草地上,懒懒地躺在上面,听青蛙在我的耳旁叫得肆无忌惮。蓑衣有一种味道,棕树的,青草的,泥土的,闻着让人塌实安稳。许多次,我就在蓑衣上睡去,睡得香甜而实在。

老家人不懂诗情画意,也不知道那些名诗名画里的蓑衣。他们不会穿了蓑衣做个钓翁,或是在斜风细雨里抒发幽情。蓑衣于老家人是一件衣服,最古朴最原始的衣服。他们相信,祖先们也是穿着这样的蓑衣在春天祈祷和耕作的。沧海桑田,许多东西都失传了,变化了,惟有蓑衣,依旧是先前的样子。一代一代地传下来,蓑衣就成了见证,当然,还有墙头挂着的斗笠,和墙角沉默的风车。我相信,大伯要是生活在几千年前,他披着蓑衣的样子也是不变的。还有那山峦,那田畴,那春天里茁壮的生命。

 

斜风细雨不须归 - 逸野 - 逸野原创

斜风细雨不须归 - 逸野 - 逸野原创斜风细雨不须归 - 逸野 - 逸野原创斜风细雨不须归 - 逸野 - 逸野原创斜风细雨不须归 - 逸野 - 逸野原创斜风细雨不须归 - 逸野 - 逸野原创斜风细雨不须归 - 逸野 - 逸野原创斜风细雨不须归 - 逸野 - 逸野原创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