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逸野原创

路上的修行

 
 
 

日志

 
 
关于我

高小莉,笔名逸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女摄影家协会会员,国际摄影协会会员,一级作家,多年从事专业创作。著有长篇小说《热血热泪热土》、《瞬间柔情》《永远的飘泊》等、散文集《野白菊》、《轻轻叩响你的心扉》、《为今天喝彩》、《快乐行走》、《那些沧海桑田的事》等13部。

网易考拉推荐

诉说扬州  

2008-04-18 07:51:00|  分类: 朗诵音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诉说扬州 - 逸野 - 逸野原创
 
诉说扬州 - 逸野 - 逸野原创
诉说扬州 - 逸野 - 逸野原创
 
诉说扬州 - 逸野 - 逸野原创
 
诉说扬州 - 逸野 - 逸野原创
 
诉说扬州 - 逸野 - 逸野原创
 
诉说扬州 - 逸野 - 逸野原创
 
诉说扬州 - 逸野 - 逸野原创
 
诉说扬州 - 逸野 - 逸野原创
 
诉说扬州 - 逸野 - 逸野原创
 
诉说扬州 - 逸野 - 逸野原创
  
诉说扬州 - 逸野 - 逸野原创
 
诉说扬州 - 逸野 - 逸野原创
 
诉说扬州 - 逸野 - 逸野原创
 
 诉说扬州 - 逸野 - 逸野原创
 
诉说扬州 - 逸野 - 逸野原创
 
诉说扬州 - 逸野 - 逸野原创
 
诉说扬州 - 逸野 - 逸野原创
 

像扬州这样的地方,实在是很难动笔写些什么的。

在早春的微寒中,盛唐诗人李白轻轻吟出的一句“烟花三月下扬州”,道出了扬州的不尽风流;张若虚月下看扬州,一首“春江花月夜”,引出了“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偏偏还有杜牧,“十年一觉扬州梦”;还有张祜的“人生只合扬州死”。扬州的婉约风华,扬州的楚楚动人,都让一部《全唐诗》给写尽了。

到了多愁善感、温润华美的宋朝,文人墨客追寻着唐诗的韵律,纷至沓来,一睹扬州的风采。欧阳修这样写扬州:“平山阑槛倚晴空,山色有无中”;关汉卿这样唱扬州:“十里扬州风物妍,出落着神仙”;晏殊这样叹扬州:“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辛弃疾这样感怀扬州:“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扬州的凄绝优美,扬州的温柔妩媚,都让一部《全宋词》给吟绝了。

我印象比较深刻的,还有杜牧“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柳永的“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这都是诗词里的扬州,传说中的扬州;画一般的扬州,梦一般的扬州。

不看扬州,以为可以洋洋洒洒,笔下生花;真的到了扬州,却只有语拙词穷默默无声。这是因为,有太多的人写过扬州。扬州的一景一物,一山一水,都留下了许多的文字;这是因为,扬州实在是太美,美得让人很难很用语言来形容。

那么,我能写些什么呢?当我在这个烟雨凄迷的秋季走进扬州,我还是决定写一些文字。尽管,我深知自己的文字很笨拙,很苍白。既然很难形容,那我就只需要诉说。

扬州是宁静的。霏霏细雨的清晨,撑一把伞,沿着护城河漫步。河水静静的,纹丝不动,让人想起许多幽幽的往事来。御码头一溜排开的小船静静的,穿着蓝布衣裳的船娘懒散地倚靠在船边梳妆。一张木桌子,茶香袅袅,让人错觉这是一千年前的扬州。似梦似幻中,隐约的古琴曲流水般淌过,让古城越发地显得宁静悠远了。

扬州是翠绿的。琼花开过,桃花谢过,柳絮漫天的日子也已经远了,那么扬州,最长久最执著的色彩就是绿色了。最是那垂柳,千种风情,万般婀娜,就是曼妙的舞蹈,也无法跟它媲美。小雨天,坐一条小船,在瘦西湖寻寻觅觅,近看两岸的浅绿黛青,遥望远方的水天一色,再坚硬的心,也会被瘦西湖的水浸润得温柔细腻。等船娘婉转的小调柔柔地唱起,直怀疑今夕何夕,天上人间了。

扬州是亲切的。青砖小巷,天井厅堂,少见大红大绿,多是黑白色调。没有堂皇的气势,也不见华丽和夸张,一切都那样的朴实,自在,随心,散漫。细微处,却又有着不动声色的神韵,漫不经心的幽雅。走进这样的小巷,走进这样的人家,没有陌生感,没有压迫感,很自然,很亲切。就是待客,也是平常和亲切的。几样特色小菜,用的是最平常的材料,却能做出天下无双的口味来。比如“大煮干丝”、“狮子头”、“扬州炒饭”,吃的是自然,品的是自在。

扬州是清瘦的。护城河是苗条的,瘦西湖是清瘦的;个园何园是玲珑的,修竹垂柳是清瘦的;吹箫的美人是单薄的,二十四桥的月色是清瘦的;秋雨是绵长的,思念是清瘦的。写不尽的扬州,画不完的扬州,看不够的扬州,唱不绝的扬州,不就一个瘦字么?

即使是一个瘦字,扬州也诉说不完。诉说扬州,仿佛在弹一曲古琴,很忧伤;诉说扬州,感觉面对亲人,很温暖;诉说扬州,就像是与三五好友品下午茶,很平和;诉说扬州,犹如读一段古诗,很典雅。

可是,那么一个扬州,又哪是可以诉说的呢?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