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逸野原创

路上的修行

 
 
 

日志

 
 
关于我

高小莉,笔名逸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女摄影家协会会员,国际摄影协会会员,一级作家,多年从事专业创作。著有长篇小说《热血热泪热土》、《瞬间柔情》《永远的飘泊》等、散文集《野白菊》、《轻轻叩响你的心扉》、《为今天喝彩》、《快乐行走》、《那些沧海桑田的事》等13部。

网易考拉推荐

走过新疆(28) 云彩上的塔吉克  

2008-01-15 08:28:00|  分类: 行走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过新疆(28) 云彩上的塔吉克 - 逸野 - 逸野原创
走过新疆(28) 云彩上的塔吉克 - 逸野 - 逸野原创
走过新疆(28) 云彩上的塔吉克 - 逸野 - 逸野原创
走过新疆(28) 云彩上的塔吉克 - 逸野 - 逸野原创
走过新疆(28) 云彩上的塔吉克 - 逸野 - 逸野原创
走过新疆(28) 云彩上的塔吉克 - 逸野 - 逸野原创
  

电影《冰山上的来客》让许多人领略了帕米尔高原的神秘,一首《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唱红大江南北,优美的旋律至今萦绕于耳。虽然,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年纪还小,但是印象深刻,“帕米尔高原”这个名字也就一直铭记于心。生长在南海边上,帕米尔高原一直是一个太遥远的概念,甚至连梦想,也未曾到达过。新疆之旅的行程表一出来,猛然看见“帕米尔高原”几个字,心里禁不住一阵惊喜。感觉就像有一种久违的东西,人或者事物,原本是在记忆深处的,突然被翻了出来,清晰了,明亮了。

更大的惊喜是,在帕米尔高原,邂逅了塔吉克人。帕米尔高原真是个神奇又神秘的地方,无论是极目前方,还是蓦然回首,几乎每一步,都能发现风景,收获惊喜。从高原下来,我的双眼浮肿,别人说是让高原的风吹的,但是我自己明白,是因为我一直睁大眼睛的缘故。惊喜连连,令人目不暇接,我怎么舍得错过任何一处风景呢!

在通往帕米尔高原的盖孜边防检查站,我跟所有人一样下车接受检查。突然,一团鲜红在我的眼前一晃,燃烧的火焰一般,一下子灼痛了我的眼睛。远处皑皑的雪峰,近处铁青的岩石,一片坚硬冷峻当中,火红的色彩鲜艳夺目。定睛看去,一位高挑女子,花帽长裙,从上到下,一身艳红。看她的眉眼,端正秀美,尤其是一双微微陷落的眼睛,深邃明亮。当她发现我注视的眼神,有些羞涩地低下头去。导游小声提醒说:“塔吉克。”我兴奋地想:“就是传说中的塔吉克么?”赶忙脸带友善的微笑,朝塔吉克女子走去。

也许不止一次碰见过我这样的人,塔吉克女子起初有些腼腆地看了看我,然后扶了扶帽子,拉了拉衣襟,同意让我给她拍照。坐在他一旁的塔吉克男子表情和善,用眼神跟我打招呼。看他的装束,跟维吾尔族男性差不多。倒是那五官,总让人感觉异域风情。不知道他们是没有听懂我的话,还是不会说汉语,整个过程,他们始终没有说话。

上车后,我跟导游提了两个问题。一,他们会说汉语吗?二,她们都穿红衣服吗?导游的回答是:有的人会说汉语。但是我见过他们很多次,几乎没有听过他们说话。他们的表情,好像一直都是这样严肃的。塔吉克的女性喜好红衣服,无论老少,通常都是一身红色。要是碰上什么喜庆日子,更是如此。

我开始沉默。汽车在上行,高原景色越来越瑰丽,冰峰雪山越来越庄严,上到一个山口,仿佛蓝天就在头顶,云彩可以随手扯下一片当丝巾。而塔吉克人家,还在更高更远更深的地方,遥不可及。偶尔,窗外亮起一点鲜红,塔吉克女子在蜿蜒的公路上飘然而行。

“塔吉克”,是塔吉克本民族的自称,原意为“王冠”。据史料记载,在公元前若干世纪,这些操东部伊朗语的部落,就已分布在我国新疆南部地区,其中分布在帕米高原东部的部分,就是我国塔吉克族的先民。现今我国塔吉克族主要分布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西南部的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其余分布在莎车、泽普、叶城和皮山等县。根据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统计,塔吉克族人口数为41028。他们使用塔吉克语。属印欧语系伊朗语族帕米尔语支;莎车等地的塔吉克族也使用雏吾尔语。普遍使用维吾尔文。我国56个民族,塔吉克族是居住在海拔最高处的少数民族。

帕米尔高原上的塔吉克人,个个都是天生的舞蹈家。高原上也是鹰聚集的地方,长年累月与鹰共舞,使他们对鹰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并从鹰的身上找到了共鸣和精神力量。于是,鹰成为他们的图腾。他们的舞蹈,以模仿鹰的动作为基础,称为鹰舞。为舞蹈伴奏的,是鹰笛和手鼓。逢了喜庆节日,男女老少一起翩翩起舞,男子吹鹰笛,女子敲手鼓,舞动的脚步轻灵飘逸,山鹰一般奔放自由。

塔吉克人的服饰别具一格,即使是在新疆这样多民族聚集的地方,各民族的服饰异彩纷呈,塔吉克人的服饰同样艳压群芳。汉族人也喜欢红色,但是一般是在喜庆的日子。我从来没有见过哪一个民族像塔吉克民族那样,把红色运用得这样平常而又极致,这样大张旗鼓而又不动声色。

严酷的生存环境,锻造了塔吉克人跟岩石一般内敛、沉默的个性;他们的面容,让人感觉严肃冷峻;他们语言不多,甚至在外人看来有些木讷。然而,他们要说的一切,天空大地知道,山鹰也知道。在帕米尔高原,语言实在是多余的。就是这样沉默的民族,却把烈火一般的颜色穿在身上,无声中,传递出内心热烈的激情。对生活与生命的热爱,对天地自然的赞美,对爱情的忠贞,在那火红之中,表达得淋漓尽致。

如果想真正靠近塔吉克人的内心,那么,到帕米尔高原,伴着那鹰笛手鼓的节奏,与塔吉克人一起把鹰舞跳起来。在古老悠远的旋律中,在灵动飘逸的舞步里,让躯体和灵魂,一起沉醉。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